【中国梦·践行者】退学破门户 为铝造“新衣”

发表时间:2019-01-13

自破门户:不迷信权威 埋头实验室

当时寰球都在找替换铬的铝材前处理技术,这其中又分成了“纯无机”和“纯有机”两个系统。张凯所在的课题组属于前者。“当时的研讨工作都是基于稀土铈盐体系,但我认为,这种技术成膜慢,即使增加增进剂也要1~2个小时。而若促进剂增添太多,又轻易造成溶液加速老化、积淀,不能完整成膜。”

两边兼顾的日子过得并不容易。工作的第一年,他被派到洛阳实习。每个周末,张凯都从洛阳回广州做实验。最终,张凯觉得如果不能全身心投入,很难出成果,于是絮叨把工作也辞掉,二心一意埋头于增槎路的实验室做产品配方。

广州翻新英雄

大洋网讯 铝材等金属材料为保障应用寿命跟装饰成果,都需要经过金属铬化前处理然落伍行涂料涂装处置。这个进程中溶剂型涂料会挥发大量VOC(挥发性有机物),铬化前处搭理发生重金属传染。

为了研发调换铬的铝材前处理技巧,张凯“去世磕”了十年。在这十年里,张凯做出了退学、辞职等人生决议,全身心投入研发,并成功开发了第一代产品,从源头解决了重金属沾染。当初,重返校园并且成为中山大学跟广东省建造科学研究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培养的博士后的他,又投入了第二代产品的研发,渴望解决铝加工处理过程中的VOC污染问题。

硕士毕业后,张凯获得了提前攻博的机会。但由于对当时的技能体系有质疑,他决定退学并建立自己的实验室。可是公司拿到的资金有限,他不得不一边工作一边做试验。

2007年,张凯在华南理工大学就读硕士,当时导师有一个已经进行了十年的课题组,目的是找到无铬的铝材前处理技术。铝材为了延伸命命和提高使用保险,都要做前处理,而这又往往用到重金属铬。利用含铬的前处理技术,每生产1吨铝材会产生5~6吨污水,每吨污水的处理成本达20元以上。为了节省本钱,不少企业将含铬污水直接排放,造成重大重金属污染。